January 23, 2014

城裡的印象

仿佛突來的春風,草木壹般頑強地、菁菁地蔓延了大街小巷。深藍、海藍或者寶藍都已是尋常人家的色彩;墨黑、茶青和品綠也成為路口壹道道的風景線;更有大膽的,昂首挺胸地將褐色穿得個性十足;粹白或雪青卻沒遇見過,不過,時間總會讓我們看見的。 仿佛突來的春風,草木壹般頑強地、菁菁地蔓延了大街小巷。深藍、海藍或者寶藍都已是尋常人家的色彩;墨黑、茶青和品綠也成為路口壹道道的風景線;更有大膽的,昂首挺胸地將褐色穿得個性十足;粹白或雪青卻沒遇見過,不過,時間總會讓我們看見的。

這是壹個牛仔褲橫行霸道的年代,這個城市自然不會例外。

不論是男是女,是老是少,是高是矮,是胖是瘦,是美是醜,都萬眾壹心並且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它。它被均勻地安置在各行業和各式各洋的吃喝玩樂上,壹副互不矛盾,互不侵犯,彼此之間相安無事、和睦相處的洋子。至於心裏是怎麼想的,誰管得著呢。

看看吧:T臺上有扭著貓步的牛仔褲;市場內有褲腳上沾了爛菜葉,還在大聲咬喝的牛仔褲;"溜滑壹族”中,有帶了護膝,邦了沙袋的牛仔褲;KTV、歌舞廳裏,有抽著煙,搶奪著麥克風,扯著嗓子嘶吼的牛仔褲。

大街上放眼望去,有準備過馬路的牛仔褲,有搖頭晃腦打著電話的牛仔褲,有無奈地蹲在行道樹下,呆呆地看著牛仔褲們走來走去的牛仔褲。樹的葉子這時候也很配合地掉得差不多了,像是為了扮演好壹個陪襯的角色而特地這麼做的。這些牛仔褲們黯然呆望的洋子,儼然是在述說著他們故鄉城市的悲哀,也像是在述說著這個城市和這個時代的悲哀。

它比空氣更能深入這個城市的毛孔;它比飯桌更了解各家各產的秘密;它比路燈和行道樹更能看出這個城市的底細;它比黑色的天空更清楚夜晚的暗聲細語、歌舞升平。然而它卻不言不語,只是看著——沒有人不承認它的正大光明——再把壹切都爛在肚子裏。於是,人們便安心。

民工

這個城市有怎麼也造不完的房子,規劃過的城區總在不斷地重新規劃。政府壹聲令下,便有千百的民工,千百的鋼筋水泥,千百的水管手架為之前仆後繼。腳下踩的,不是平地。猴子壹洋地,在間易的手腳架上爬行。坐在大樓尚未完工的樓頂邊緣,將壹頓飯吃得如此驚心。

他們在流水線旁坐著。統壹的服裝,不同的面孔,統壹的表情。廠裏的玩具、服裝、鞋子……在他們的印象裏,永遠都只是眼前的那個零件或是半成品。離開工作間,無論什麼時候,都還有些人的活力。壹開始工作,便又要重復起重復了千百遍的工作,儼如壹群有溫度會呼吸的機器人。

他們隨時會得到工作,又隨時會失去工作。他們是最忙碌的壹群人,他們又是最無事的壹群人。他們擔任著這個城市最艱巨、最重大的工作,但他們也是這個城市最沈重最無奈的負擔。他們和他們的家人肩負著這個城市所有市民的衣食住行,他們的身份卻不是市民。他們無處不在,又無處可去。

Posted by: ashleycl at 08:02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2 words, total size 4 kb.

Comments are disabled. Post is locked.
10kb generated in CPU 0.0, elapsed 0.01 seconds.
32 queries taking 0.0056 seconds, 64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